English     CAST內部郵箱入口    

葉培建院士接受《人民日報》專訪,講述深耕航天領域50余載的故事

時間:2020年06月19日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1146 字體:

617日,《人民日報》第六版講述·一輩子一件事专栏刊登了对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叶培建院士的专访:《向着璀璨星空不断前行》。文章講述了叶培建院士作为中国航天事业的见证者、参与者,深耕航天领域50余年的故事。

 

叶培建院士1.jpg


叶培建院士2.jpg


人物小記:


叶培建:1945年生于江苏泰兴,空间飞行器总体、信息处理专家,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员、中科院院士。他1989年以来先后担任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计算机应用副总师、总师;1993年之后,先后任中国资源二号卫星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兼总指挥,太阳同步轨道衛星平台首席专家,月球探测卫星技术负责人,在卫星研制方面做出了系统性、创造性的重大贡献。

 

“在困難的時候,我們航天人要做一點事情,去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疫情防控期間,航天人並沒有停工停産”“面對只爭朝夕的使命,航天人奮發而爲,正緊鑼密鼓地推進工作進度”……這段振奮人心的講話,出現在前不久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的一次“雲上”微黨課中,講者名叫葉培建。

 

從我國第一代傳輸型偵察衛星、第一代長壽命實時傳輸對地觀測衛星,到我國第一顆月球探測衛星,甚至包括取代“紅馬甲”的深圳股票交易衛星VSAT網……作爲多個具有開創意義的空間探測器的總師、首席科學家,葉培建在航天領域摸爬滾打了50多年,親曆我國航天事業從無到有、由弱變強,親身參與我國衛星研制、遙感觀測、月球與深空探測的發展。

 

“如果有機會,我會選擇到更艱苦的地方去。”

 

葉培建從小立志航空報國,在高考填報志願時,一口氣填了好幾個航空專業。“第一志願報北航,第二志願報南航,可最後卻被浙江大學無線電系錄取了。”葉培建回憶。

 

毕业后,叶培建同无线电系的16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原航天部的卫星总装厂,从杭州来到北京,叶培建当时不太满意。“如果有機會,我會選擇到更艱苦的地方去。”

 

如果說前兩次都是陰差陽錯的安排,那麽幾年後,他迎來了一次自己選擇的機會。1980年,葉培建遠赴瑞士納沙泰爾大學留學。其間,葉培建和同學相處很融洽,他經常用每天15分鍾的“咖啡時間”,向外國同學介紹中國的曆史文化,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爲“葉”。那段日子裏,他鮮少娛樂,幾乎把所有的閑余時間都拿來看書和工作。

 

瑞士風光秀麗、環境宜人,葉培建剛出國時,就有人議論“小葉不會回來了”,後來他的愛人也到了瑞士,議論越來越多;國外的老師同學們也紛紛勸說他留下來做研究。那時,葉培建對愛人說:“咱們現在不需要解釋,等將來學成歸國,站在單位同事面前時,別人的疑慮就會煙消雲散。”

 

5年後的1985年8月,葉培建剛一完成學業,就立刻踏上了回國之路。

 

“科學就是要走別人沒走過的路。走,到月球背面去!”

 

多年来,叶培建一直从事控制系统、机器人视觉及计算机应用工作,他主持了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计算机工程和设计“上水平”的工作,推动普及了计算机在卫星、飞船设计及制造中的应用。

 

而他更爲人們所熟知的,則是衛星研制領域的工作。1993年,葉培建任中國資源二號衛星副總設計師;1996年,他又擔任了我國第一代長壽命實時傳輸對地觀測衛星中國資源二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

 

衛星研制容不得半點馬虎。作爲總師,葉培建常說“只要衛星沒有加注、沒有點火,就要將問題複查進行到底”……在這種近乎苛刻的工作要求下,資源二號成功發射並按時在軌移交,被譽爲“精品衛星”。

 

2007年,在團隊一起努力下,嫦娥一號成功繞月,邁出了我國深空探測的第一步。任務成功後,作爲其備份星的嫦娥二號該怎麽辦?團隊內一度出現分歧:有人認爲,既然已經成功,就沒必要再發射備份星;但葉培建果斷站到了“反方”:“既然研制了這顆衛星,爲什麽不利用它走得更遠?”後來的事實證明,嫦娥二號不僅在探月成果上更進一步,還爲後續落月任務奠定了基礎。

 

2013年,當嫦娥三號探測器完成落月任務後,關于其備份嫦娥四號的任務規劃問題也曾出現過爭論。有人認爲,嫦娥四號落到月球正面比較穩妥,背面的風險太大,還涉及中繼通信的問題,這時葉培建又一次提出了不同看法:“中國的探月事業總要向前走,只做別人做過的事情,怎麽能創新,科學就是要走別人沒走過的路。走,到月球背面去!”

 

有人覺得他“犟”,也有人認爲正是這股子“犟”勁頭,才推動了我國航天事業的快速發展。葉培建說,“不害怕困難,要讓困難怕你。認准的事情,就一定堅持下去。”

 

“年輕人還是要作息規律,用較高的效率把工作做完、做好。”

 

葉培建75歲了,但語速很快、思維敏捷,只要談起跟航天相關的話題,參數、術語甚至一些小行星的序號,他都能脫口而出……

 

如今,他仍肩負著嫦娥系列各型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顧問的重任;不少活躍于一線的科學家都曾是他的學生。“人家跟我說,中國航天發展速度這麽快,老爺子您肯定休息不了。”每每講到這裏,葉培建的臉上總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自豪勁兒。

 

走进他的办公室,一个摆满书籍的大书柜十分抢眼:除了航天类书籍,还有许多其他学科的专业书。叶培建说,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并且书读得很杂。“这两年眼睛不好了,有些书便改成了‘听’。”叶培建说,自己的生活很规律,即便遇到天气不好,也会在办公楼里走上1万步。“年輕人還是要作息規律,用較高的效率把工作做完、做好。”

 

2018年5月,葉培建被聘爲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院長。除了講課,他有時還會去宿舍跟學生們聊聊天。他說,除了傳授知識,自己更希望學生們把航天人的精神傳承下去。“我們航天人跟大家一樣,生活在社會當中,也有收入、職稱問題,家庭、生活問題,但是有一點不同,就是當自己的利益和國家利益沖突的時候,航天人總能把國家利益放在前面。”

 

爲了表彰葉培建在衛星遙感、月球與深空探測及空間科學等領域的突出貢獻,2017年1月12日,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批准,將國際編號爲456677的小行星命名爲“葉培建星”。自此,“葉培建星”與以錢學森、楊振甯等科學家命名的小行星一樣,將中國人的探索精神銘刻在廣袤星空中……



關于本院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航天城 网站建设: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
Copyright © 2000-2020 WWW.C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備20011260號-1